服装批发、高端女装、折扣女装、外贸女装、服装尾货批发官方网站!

打开客服菜单
奥联女装批发

奥联装服饰 > 行业动态 > 【服装选购技巧】分析上海七浦路的衣服都是从哪里来的

【服装选购技巧】分析上海七浦路的衣服都是从哪里来的
时间 : 2019-08-18 17:48 浏览量 : 107
分析上海七浦路的衣服都是从哪里来的

    关注【奥联折扣服装批发】百度小程序,用手机逛批发市场。

    北京“动批”和上海七浦路的衣服从何而来?它们如何在几十个小时内完成设计制造运输?谁在以疯狂的速度制造“国产快时尚”?答案在广州那些大大小小的服装市场里。

 

/

    8月23日凌晨4时10分,批发商刘玲就从床上爬了起来。像往常一样,她必须在5点半之前赶到北京世纪天乐服装批发市场B2南区的090档口。她要赶在物流公司送货的小工和那些从外地赶来“打货”的年轻女孩子之前到达这里。

    此时分布在北京动物园周围的那些服装批发市场各个档口的导购们也都已经开门揖客。刘玲的店铺只有五六平方米大小,月租却已过万。这个地方在旺季每天能给她带来三五百元的收入。在她的档口中能看到很多刚刚过季的大牌单品。“只要会从旮旯里挑选、懂得颜色混搭,再廉价的衣服也能穿出时尚味儿来。”刘玲一边推销,一边剪着这些衣服边角上冒出的线头。

    除了各地的服装店老板,她的顾客还包括那些从北京城的各个角落涌进动物园服装批发市场淘货的女孩子,她们被称为“动批族”。她们到这里的原因只有一个,就是手抓最少的票子,将自己打扮得更加Shining。虽然刘玲们并不以散客为主要客户,却不妨碍动批族们把这里当成“国产快时尚”的购物胜地。在上海,类似的地方是七浦路。无论什么季节,这些市场里总有最新款的衣服,其价格却又让普通的公司人也能体验尽情扫货的豪气。

    在一家音乐网站工作的胡冰最爱的是天乐和东鼎两栋楼里《昕薇》、《瑞丽》风格和欧美风的小店—这也是“动批范儿”的主流。动批不是她购物的全部—她也会去香港买大牌,但这里是她服装系统里重要的平价供应商。一圈逛下来,胡冰在世纪天乐地下一家有Vivian Westwood的专业仿单的店里,花140块入手一款学院风长款针织衫的春秋冬三件衣服;在另一家韩国风格的店里,她又“败”了一条墨绿色呢子马甲和花苞裙,也只花一百多块。

    韩国风格是刘玲的主打。这几天她档口里最好卖的,是30元一件的韩版衬衣。这批货是她在广州的合作者李德福昨天中午从广州的十三行服装批发市场挑选并发过来的。

    每天一早六点多的时候,李德福就会出发前往广州的各大服装批发市场—他必须要在最短的时间内逛遍十三行、白马、站西、红棉等广州有名的批发市场。动物园和七浦路的那些物美价廉的衣服很多都来自于这里。与动物园和七浦路最大的不同是,这些服装市场不光承担服装的中转和销售任务,它们还是服装的设计者和生产者。

    十三行是这些服装批发市场中价钱最低、速度最快的一个。“十三行”是广州人对以十三行路为中心,以故衣街、十三行豆栏上街、和平东路服装商场等环绕成的物流商业圈的称呼。这个总面积只有0.1平方公里的地方却聚集了超过6000家服装商铺,1万多名业主和工人,年交易额超过100亿元。每天发往全国各地的货物就有三四千吨。这里的新中国大厦甚至曾经创造了广州商业地产的最高售价—每平方米11万元。

    这里每天的流动人口都有十几万人,王小宝也是其中的十几万分之一。他的工作是在这里卖杂志。每天早上,他都会踩着三轮车载着一车不同形式的“潮流服饰集选”来到这里。他甚至觉得这种书比衣服还好卖,因为十三行的服装老板太多了,他们要做衣服,几乎总要先看这些书。

    每天他可以卖出去几十本杂志,便宜的有10元20元的,贵的要到200元。这些杂志已经按照服装老板的需求分了好多种类,丝巾、上衣、裙子、裤子、西装,韩版、日版、欧美版,或是按照衣服类型,或是按照流行趋势。除了正规杂志,还有一些看上去让人眼花缭乱的“最新款”服装图片集是他自己的创造,他经常从淘宝网和拍拍网等网站上“搜集”最新的款式,一页页打印下来自己装订,一起卖给做服装的人。

    从广州的王小宝“发布流行趋势”到北京“刘玲时装店”里韩版衬衣热卖,还需要一个关键的人物,那就是十三行的汤玉梅。

    汤玉梅的档口是新中国大厦一楼1177档。她是刘玲韩版衬衣的设计师和发货商,也是王小宝杂志的忠实读者—对她们这些批发店老板来说,参加欧美的时装展不现实,看这些杂志就是贴近时尚的最好方法。

    汤玉梅为自己的服饰起名为“38℃”。在汤玉梅这里,那些衬衣被称为“0817”、“0818”等。用简单的编号代替款式的名称已经成为汤玉梅和她的合作伙伴们的习惯。衣服款式隔几天就变个样,但变来变去都是衬衫,款式说不清,用吉祥的编号代替也好算账,她最喜欢用的就是“8”。

    四川姑娘汤玉梅第一次来到十三行是在10年前,那时候用20块钱就能买到很多别的地方买不到的新款。5年后,她成为了服装批发商圈中的小工,跟着服装厂的老板在广州火车站一带做服装批发。一个月前,她租下了十三行的这个档口,开始尝试自己做韩国服饰批发。

    在十三行的市场上,档口易主是常有的事情,汤玉梅租下的这家档口今年已经换了2位老板。虽然档口面积还不到3平方米,但每个月的租金就得花去她2万多元。为了控制成本,她独自一人负责生产、设计、售卖—一个小工每月的工资是4000元。

    时尚杂志之外,她的另一重要的灵感来源是“看市场”。“0818”韩版衬衣的样板衣是她花了一百多元在广州汇美批发服装市场上的韩国店买的。对汤玉梅来说,创作不是一宗神圣的艺术,新款无非就是在旧款的基础上改良—当时买的是短袖,她把它改成了长袖,衣服的领子也改成了男装领。

    她隔两三天就会去逛一下市场。只是她不是去平常女孩子喜欢去的北京路或者天河城之类的百货公司,而是去广州火车站一带的批发市场,白马批发市场4楼的品牌女装或者红棉时装城的8楼等,这里会有一些独立设计的品牌。

    韩式风格则多来自站西路一带,这里做外单的比较多,其中一些韩国老板会一周在韩国,一周在中国,每次来都会带几百件韩国最流行的款式。汤玉梅她们就喜欢到这些市场上去看版,有时候一件款式有40件,说不定卖给的人大半都是“逛市场的同行”。

    逛市场途中,只要有相中的,汤玉梅就会买上一件作为样板衣。现在的她已经有了能够看出哪些款式会好卖的直觉。对于韩式风格,她有着自己独到的把握。在开始十三行的生意之前,她在一个韩国人的店里打过两个多月的工,这段经历让她在“看市场”的时候一眼就能分辨出哪些款式是仿做的,哪些是从韩国运来的。

    有了样板之后,广州的服装产业就开始展现出其快速的魅力。为了应付李德福们的拿货要求,汤玉梅当天下午要去组织“0817”和“0818”等几款服装的再生产。

    13时10分,在档口里忙了一个上午,还没有吃午饭的她拿着一包需要返工的衣服走出十三行,穿过拥挤的货运车道,上了一台停在附近停车场的面包车。车身上没有任何的标识,车内的2排座位可以坐6人,汤玉梅坐在了最后一排。不到2分钟,车子坐满启动,没有人询问车子的目的地。

    车费5元,车程20分钟。路上几乎听不到有人讲话。汤玉梅每天下午都会坐着同一线路的面包车或搭三轮摩托,来到中大布匹市场。

    这里是全国最大的布料市场之一。布料行业中最好的柯桥梭织和张槎针织都能在这里找到,这也是设计师经常逛的布料和辅料市场。

    在广州白马4楼经营着“红番茄”女装品牌的周光祥对这个市场再熟悉不过。在他看来,以白马为中心不到10公里的商圈内,辅料市场、布料批发市场、制衣厂密密麻麻地分布在城市的大小角落,任何一个手拿现金的人都可以立即成为一个服装商人,即使没有厂房没有工人。

标签:
cache
Processed in 0.006807 Second.